大山里的蔡倫“部落”


發布時間:2015年02月06日 文章出自:用戶投稿 作者: 陳小林 

標簽: 湖北   利川市   專題攝影   世事雜談   人文照片   

“蔡倫造紙不成張, 觀音下凡賜藥方; 陽桃膏, 滑油水, 揭了一張又一張”.這首流傳在湖北省利川市毛壩鄉一帶的造紙歌謠,不知始于何年何月,已經流傳很久了。       

彭茂亮今年50歲,他己在這大山溝里當了30年的舀紙匠.他記得,從爺爺彭碧善那一輩起,他家就開始舀紙了,他父親彭勝業繼承了他爺爺的手藝,終身以舀紙為業,直到75歲時,死也沒有離開舀紙坊,到彭茂亮這輩,已經是祖傳第三代了,手藝越來越精,紙質越來越好,所以他舀出來的紙總是被當地和外地的紙販爭著搶購,家里的存貨很少.

望著堆碼成擔的紙堆彭茂亮心里很踏實

雖然現代化的造紙業已經發展到了能造出很高級的紙了,但這種原始手工作坊舀出來的草紙卻有著很特殊很專門的用途,且大多用在了廣大的農村,其中又以祭祠活動用的最多,上墳,燒紙,送葬大多送給了死人,成了陰間的專用錢幣,在邊遠山區,也還有少數的婦女用來作月經用紙,不過已經越來越少了.

舀這種紙的工序十分復雜,首先是備料,必須是在四月份砍竹子,然后把竹子劃破,打捆,再和石灰水一起放到池子里浸泡,這一道工序稱為放麻,四月放麻七月開始洗麻,先將己被石灰水泡爛的竹子撈起來,把石灰洗凈,然后再把池子里的石灰水也洗干凈,放上清水繼續浸泡,十五天之后撈起洗凈再泡,這道工序稱為發汗水,再過十五天撈起洗凈后再用清水泡兩天,這道工序稱為去污,去污之后的竹捆已經成了原始的生紙漿,再將生紙漿撈起用石對窩舂碾,就成了熟紙漿,熟紙漿便可以走進造紙坊了,進了造紙坊,真正的造紙才剛剛開始,接下來的工序更加復雜,首先要備好陽桃藤浸泡的陽桃膏水,再用陽桃膏水和熟紙漿一起下到池子里,經過多次的攪拌之后就開始舀紙了……

泡竹麻
一年的勞動結晶
用石對窩舂紙漿
清理熟紙漿
舀紙
揭網
加碼踩壓
初壓
重踩壓
刨疊
揭紙
涼紙
收紙

彭茂亮告訴說造這種紙總共有七十八道工序,然后他就開始一道一道的數;購石灰—修池—放竹條—徹筒—破竹—理條—理麻—打捆—搬運—下池—放灰—加水—洗麻—放麻—做橋子—筑籠—發漢—排污—加草(己成半成品紙漿)—抓麻—桃麻—舂麻—放踩槽—下大槽—下料—攪拌—粗打響槽棍—放水—加水—采陽桃藤—錘膏—打捆—放膏—制膏水—筑腰眼—釘磴樁—定位—打槽—放膏—打底殼—舀紙—清理邊子—蓋紙殼—加碼—輕度踩壓—加碼—中度踩壓—加碼—重度踩壓—揭蓋板—分疊—烘烤—刨疊—揭紙—掃紙—涼紙—收紙—備繩—備壓紙竹塊—捆紙—上市!中間還有很多道工序,記錄時歸納成了六十一道......

版權聲明

凡中國國家地理網刊登內容,未經授權許可,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。違反上述聲明的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要評論?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,您也可以快捷登錄: